人类的疾病为何越治越多?这才是真相

  英格尔芬格是托马斯在波士顿医院实习时期的师兄,他提出了让人无法拒绝的条件:每月一篇,题目自选,少于一千字,不对你的文章做任何修改。长期以来,托马斯写科学论文都是没有情感的“八股文”。这次能够摆脱单调文风的机会,他感到兴致勃勃但也有些焦虑。

  毕竟工作繁忙也不知道写什么好,眼看限期已过。在一个周末的深夜,托马斯决定克服写作拖延症,尽快写完。第一篇散文《细胞生命的礼赞》一经发表,就影响了无数读者。写作会让人上瘾,托马斯一发不可收拾,在余生里出版了《水母与蜗牛》、《最年轻的科学》和《脆弱的物种》等书籍。

军事头条网 版权所有
X
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,点击关闭或空白处,即可回到网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