董事长抡锤打伤女总经理 背后有何隐情

  2020年4月,华信信托曾与四川信托一起被监管部门要求暂停业务,在资金池清理完毕之前不得新发产品。据了解,作为融资类信托业务的一种,“资金池”信托业务通常不会直接披露具体投资标的,由信托公司自主管理,往往会被认作是用来兜底掩埋“不良”的工具,一直以来饱受市场诟病。

  随后,华信信托信托产品陆续“暴雷”。去年9月至11月期间,公司连发多条信托计划延期公告,延期原因均为:由于融资企业未按期偿还融资本息,导致信托产品按信托合同约定进入延期期间。

  截至目前,华信信托有近23个项目尚未按期兑付,有业内人士表示,公司的资金缺口大约在70亿元左右。但有分析人士对中国新闻周刊说道:“这个数字有点保守,实际资金缺口可能上百亿。”

  华信信托曾披露公告称,截至2020年6月末,公司注册资本66亿元,净资产119亿元。净资产过百亿为何补不上约70亿元的资金缺口?

  此外中国新闻周刊注意到,华信信托曾于2020年11月17日发布关于征集战略投资者的公告,为增强公司资本实力,保护信托投资者利益,拓展业务发展空间,推动业务转型和创新,公司拟面向全国征集战略投资者。

  具体增资计划为:华信信托拟引入单一或多家战略投资者,引入资金34亿元-68亿元,注册资本增至100亿元-134亿元;并按市场化原则和《公司法》规定选举董事和监事,董事长、监事长分别由董事会、监事会选举产生;同时按市场化原则聘任经营团队。

  然而随着公司董事长被刑事拘留,华信信托上述拟引入战略投资者“自救”方案能否顺利施行还有待观察。

  “参考以往的经验,出现这样的事情,不但公安部门会介入,监管部门也会介入,公司的业务通常会陷入停摆状态。在公司前景未明的情况下,战略投资的事情恐怕也将停摆。”前述分析人士如是说道。

  在魏广林看来,作为法定代表人、董事长的董永成被刑拘,总经理受伤住院,核心管理层的变故意味着华信信托需要面临巨大的考验。一方面公司内部面临如何补足资金缺口解决延期产品兑付,如何处理存在的违规甚至面临监管机构调查,如何优化公司治理结构和决策体系的问题。从外部看,引进战略投资箭在弦上,因为此次事件可能遭遇变故,延期兑付的产品,可能面临投资人的维权、诉讼,同时信托产品频繁暴雷,监管层面也可能收紧监管政策,加大风险排查力度。

  同时他指出,战略投资方在投资之前,必然会联合律师、会计师等对华信信托进行尽职调查。华信信托董事长此次被拘留事件,必然会使调查方对公司的治理结构是否完善、决策是否有效产生合理怀疑,且此次事件对华信信托的市场形象造成了恶劣影响,均会影响投资方的投资决策。

  1月8日下午,大连市公安局再次通报华信信托董事长故意伤害案。大连市公安局副局长曲波表示,经医院诊断,被害人王瑾头部多处外伤,颅骨骨折。警方根据目前掌握的证据,依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》,以涉嫌故意伤害罪依法对犯罪嫌疑人董永成采取刑事拘留。下一步,警方将严格按照法律程序,依法侦办此案。

军事头条网 版权所有
X
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,点击关闭或空白处,即可回到网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