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可能打工的窃格瓦拉如今在干什么?

   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,这辈子都不可能打工。”2012年,广西人周立齐因为偷窃被抓,在派出所面对采访镜头时讲出这句话。因为发型酷似古巴革命领袖切·格瓦拉,更因为他的“不打工”宣言里,仿佛拥有的反叛精神,民政村村民周立齐成为网红“窃·格瓦拉”。一个充满喜感的表情包,一个有些荒唐似乎又带点确凿意义的符号。

  “能帮他家起房子吗?”

  进民政村不难。从南宁打个车,沿昆仑大道往东北方向一直开,一个小时后,你会被车道左手边“三塘镇四塘人民医院”这块招牌里的怪异思路吸引。如果出租车师傅恰好是个开车20年的本地老司机,他会告诉你,没错,这里的地名就是按“一二三四塘”的简单顺序起的,数字一直高到九塘。而四塘,几年前由于发展不利,不幸被三塘吞并。再往前一点,就是民政村所在的五塘镇。在322国道的一个出口,蓝底大牌子上面预告了三个村庄的名字,“民政村”位列其一。

  车在此间一拐,在真正深入腹地之前,你还会在三岔路口遭遇一个孤独但阵势庞大的地摊,尘土飞扬中,“时尚运动鞋”几个字仍然很有号召力,吸引人扭头,去看这几排隆重陈列在尘土中的运动鞋究竟有多时尚。不过你也只能想一想,老司机早已把车窗悉数摇上,将尘土关在车外,将“时尚”抛在脑后。“开出租这么多年,还是第一次去这个村。”司机关上车窗后冒出一句,“你们刚才说,这是偷电瓶车那个阿三的那个村呵?”

  他沿土路径直往里插,越开越野,开上5公里,土路还在往前探,等到路边竹林和树林逐步由平房替代,民政村就到了。

  村口有栋两层楼的大房子,门大开着,厅堂里有两个玻璃矮柜,算是小卖部。中午时分,没人对小卖部的货品感兴趣,大家都坐在门口,男人眯眼晒着太阳,女人在剥苞谷。其中两位婶子看上去和和善善,二人就着同一只竹篓俯身劳作,苞米积攒出大半篓。听我问起周立齐,刘婶说:“网红他们家(村里人现在就直呼他网红了),生活过得去过不去,你看他们的房子就知道了。”

  民政村小卖部门口,这是进村必经之路(缓山 摄)

  网红周立齐,更出名的名号是“窃·格瓦拉”。过去多年,他以偷窃电瓶车为生,为此四进监狱,2012年第二次进派出所时,上了电视,采访里他说出日后流传于网络的名言:“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,这辈子都不可能打工。”因为发型酷似古巴革命领袖切·格瓦拉,更因为他的不打工宣言里,仿佛拥有的反叛精神,网友顺势创造出的美妙谐音梗,为其流行推波助澜。民政村村民周立齐成为网红,一个表情包,一个符号。

军事头条网 版权所有
X
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,点击关闭或空白处,即可回到网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