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的话谁还听?拜登执政刚满月,对华战略再度发力

  根据《日本经济新闻》近日报道,执政刚满一个月的拜登已经急不可耐地向中国发起了挑战。在当地时间18日,美国国务卿布林肯与澳外长佩恩、印度外长苏杰生和日本外务大臣茂木敏充共同举行了视频会谈。而此次四国所探讨的问题正是如何紧密合作,对中国的海洋行动做出针对性的对策。而拜登本人也似乎有意将原本的美日印澳“四国联盟”发展成为“印太小北约”,以此来应对中国的不断复兴。毕竟现有的美日印澳“四国联盟”本身就是“四方安全对话”机制,该机制成立的目的就是为了联合盟友制衡中国的发展。只不过随着美国的进一步衰落、全球经济低迷以及新冠疫情全球大流行,各个国家对中国的态度变得非常微妙,这也使得拜登想要将该机制变成“印太小北约”的目的难以实现。

  “四方安全对话”机制

  实际上“四方安全对话”机制早已经在2007年启动,时任日本首相的安倍晋三出于制衡中国的目的,在该机制的启动中做出了非常大的努力。该机制作为美国主导的多边安全协商机制,涵盖了美国在印太地区的主要盟友。在2007年初步成立后,由于我国的强烈反对澳大利亚最终于2008年2月选择退出,该机制也就从人们的视野中消失。虽然说该机制从一开始就有着诸如“推动自由且开放的印太地区构想”、建立印太地区多国间安全保障框架等冠冕堂皇的理由。但是从一开始四个国家对于中国南海、东海问题关注来看,其根本就是为了针对中国的复兴。

  特朗普反华十分彻底

  也就是在南海仲裁案发生后的第二年,即2017年该机制得以重启。从该机制重启至今,四国已经举行了6次会议,而对话等级也逐渐提升到部长级。虽说在过去的几次会议中,该机制逐渐增加了网络安全、反恐和人道主义援助和救灾能力等内容,但是其针对制衡中国的核心仍旧没有改变。而从此次参与的名单中我们就不难看出,美日印澳四国对我国的重视程度也是越来越高。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沙利文也说,该“机制”是美国在印太地区建立实质性政策的基础。本身就是一个“抗华”机制,如果失去“抗华”这个核心,该机制自然也就没有存在的意义。因此未来拜登政府联合盟友遏制我国发展的力度,似乎只会比特朗普政府更大。

军事头条网 版权所有
X
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,点击关闭或空白处,即可回到网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