拜登态度180度转变,宣布一个重大决定,邀请中国

  中国目前也有战备公路跑道,我国先后在辽宁山东河南福建等地修建了5条高速公路飞机跑道。不过,到目前为止,中国只进行过两次公开的高速公路战机起降训练,地点分别位于沈大高速和郑民高速。上世纪80年代末,中国空军就在辽宁-大连的沈大高速公路进行了战机起降演练,当时我国主力机型歼-7和歼-8战机,以及运-7和伊尔-14运输机,都进行了试飞。沈大高速公路应急飞机场长2800米、宽50米,黑色道面厚度50厘米,设计能力折算歼7战斗机每年可起降一万架次,轰6轰炸机可3000架次。

  郑民高速是公开的战备公路跑道中条件最好的,规划战备跑道长度达3600米,足以起降大型军用运输机。它的服务区非常庞大,可以轻松停放20多架大型飞机。在2014年5月25日,中国空军组织苏-27UBK战斗机、运-7中型运输机以及直-9直升机在郑民高速进行了多机型起降演练,引发了外界高度关注。


  不过,虽然中国拥有战备公路跑道,也进行过实际演练,但是中国对战备公路跑道貌似并不是很重视。证据很明显,截止到2020年年初,中国高速公路里程已达到14.96万公里之巨,每年还正在以约0.70万公里的增加,继续领跑世界,稳居世界第一。也就是说,中国拥有着全球最大规模的高速公路,但是其中的战备公路跑道数量要少于西欧很多国家,中国空军演练战备公路跑道起降的次数也非常少。为何中国会放弃如此优越的基础条件,不大建特建战备公路跑道呢?

  其实,曾经一度拥有最长高速公路里程的美国已经告诉我们答案,美国的战备公路跑道也不多,很多公路往往是成为民间通用小飞机的应急跑道,而不是军方的战机应急跑道。对于很多小国来说,战备公路跑道是举足轻重的存在,但是对于大国强国来说,战备公路跑道却形同鸡肋。

  在以前,战备公路跑道最大的优势之一就是隐蔽性,比起军用机场跑道,它低调得多,更容易在开战前期存活下来。但随着如今空、天基情报侦察设备的快速发展,战备公路跑道和其他军用基地一样,已经无处可藏。而对方只要有一发精确制导武器击中路面,就可以破坏掉起降能力。虽然真正的机场跑道会受到更多关注,更容易遭到重点打击。

军事头条网 版权所有
X
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,点击关闭或空白处,即可回到网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