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本“国宝级”化学团队投奔中国,日本很生气:这是卖国

2010年,本多立太郎因病去世,享年96岁。他临终前留下遗嘱:我死后,请将我的骨灰撒在中国最繁华的路口,任人践踏,以弥补我前半生在那片土地所犯下的过错。

其实在日本民间,大多数人说是反战,其实是反战败,很多日本人经常说什么“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”,一边又对昔日日本的巅峰时期感伤。说到底,他们只是对自己过去的战败而反思,并没有多少人去真正反思战争是否正义,他们真正在可惜的是当年为什么没有打赢。

同样是战败国的德国,对曾经遭受过自己侵略的国家和民族表现出过很大的诚意,1970年12月7日,时任德国总理勃兰特在波兰华沙的犹太人遇难者纪念碑前“惊世一跪”,向二战中遇难的犹太人致歉。

而在25年后,1995年6月,时任德国总理科尔又再一次向犹太人遇难纪念碑下跪,德国总理的两次下跪赢得了整个世界的尊重,人们称“跪下的是德国总理一人,但站起来的却是整个德国。”

德国总理勃兰特

而德国民众的态度也十分诚恳,他们不把自家总理下跪视为耻辱,在2005年,德国的电视节目让观众票投评选最伟大的德国人,下跪的勃兰特名列第五位。

军事头条网 版权所有
X
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,点击关闭或空白处,即可回到网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