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次开房他没碰我,给了我6000!第二天拉黑了我

 01.

林肖从幼儿园出来后,一头扎进了酒吧里喝闷酒。

他是恼的。

他想不明白,园里的家长们为何会对他有那样大的恶意。

一个男人,喜欢跳钢管舞,并将此发展成为一种职业,就是见不得光?成了过街老鼠?还要连带着他无辜的女儿一同遭受排斥和谩骂?

江曼注意到他喝了好一会的酒后,过来抢了他的酒瓶。

她皱着眉头问他:“林肖,你疯了啊?你下午不是还得接贝贝回家?晚上不是还得上台表演?这会喝这么多酒,晚上咋办?”

可林肖却突然抹了一把脸,无奈地说了句:“今天园长喊我过去,给我说了家委会请求,希望我能尽快给贝贝办理转学手续。”

江曼不解。

他便又解释了缘由。

02.

原来,是贝贝同学的家长里,有平时到酒吧里看钢管舞表演的,林肖就被人给认出来了。

说来好笑,他们爱到酒吧里消遣,喜欢看钢管舞表演,却又嫌弃表演钢管舞的舞者,认为他不务正业、恶心。

他们在背地里教唆孩子孤立贝贝。

孩子们年纪尚小,没有明辨是非的能力,自然而然地会欺负贝贝。

他们做的恶心事也不止于此,他们还另外拉了一个小群,平时家委会组织任何活动,也从不喊他跟贝贝参加,这还是贝贝听同学们在班里讨论周末的活动后才知道的。

贝贝回家后,还很难过地跟他说:“爸爸,我觉得同学们都不喜欢我,他们组织活动都不喊我。”

他当时看着她那委屈巴巴的表情,心疼得不行。

原本,他也还是打算息事宁人。

 

军事头条网 版权所有
X
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,点击关闭或空白处,即可回到网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