旅美华人曝光:美国的腐败令人绝望!

记得小时候我喉咙发炎了,我父母到楼下药铺花几块钱给我买一瓶抗生素,我的病就治好了。

而我到了美国之后,我喉咙发炎,需要请上半天的假,在诊所排队几个小时,医生和我交谈30秒左右,开了10粒一摸一样的中国产的青霉素。

为了这瓶几块钱人民币的抗生素,我要花上几百美元的医疗费,算上半天一千美元左右的误工费。我喉咙发炎一次,损失一万元人民币。

讽刺的是,美国的畜牧业却严重滥用抗生素。

那些畜牧业者为了让牛羊少生病,每次喂养都会在饲料里面加抗生素。

所以,美国出现了一种很魔幻的现象:在美国,牲畜不管病没病,每一顿都吃抗生素。而人类就算病入膏肓,也无法不通过医生买到抗生素。

更魔幻的是,我现在在美国,大麻随随便便就能买到,而却对买抗生素束手无策。

和严格的处方药制度相对应的,便是对处方权的严格控制,制造紧缺。

在美国,一个普通人要成为执业医师,拿到处方权,真的是要经历九九八十一难。

在中国,直接高考报医学本硕连读,五年过后考完执业证书就能去很多医院当医生了。

而在美国,要当执业医师,你必须有医学博士(Medical Doctor)的学位。而要申请医学博士,你必须要有本科学位。

但是美国所有的大学的本科阶段是没有医学教育的。所以你必须浪费本科四年时间,先拿到一个化学或者生物学本科的学位。然后再花4年时间,拿到一个医学博士的学位。

这时候你还是没有处方权,你要花3到8年时间当实习医师,才能拿到处方权。

军事头条网 版权所有
X
本网页已闲置超过2分钟,点击关闭或空白处,即可回到网页